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黄的博客

看海

 
 
 

日志

 
 

逃课是自由的象征(萧瀚)  

2008-01-10 18:00:07|  分类: 狗不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算有个明白的,放上来大家共享。

进大学“毁”人不倦已有四年,我没有点名习惯,盖因自己就是个逃课大王,所以觉得自己大约没有点名的资格。 

 

我倒也并非从来不点名,我记性实在太差——我的记忆力主要用来记笑话以及和孩子们交往的快乐,其他一概记不住——当然要是有个爱人,也会记得她。这记性差得使劲背三天,也不见得记得住人名,所以有时点名完全是为了认识同学,于丹教授的学生说于丹教授能叫得出她教过的所有学生的名字,如果这是真的,那于丹教授真是令人佩服,尽管对她解读的论语,我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 

 

我如果点名,每次都是信誓旦旦地告诉同学们,那是为了认识他们,生怕他们误会,有同学心里一定会嘀咕:谁知道真假?人不来听你的课,你真的没有一点不快?说实在的,我真的没有一点不快,反倒是有点替他/她遗憾,因为相比而言,与学校里大部分场所比,我想,我的课堂至少还是个比较快乐的地方。 

 

不过,人都有虚荣心,教师的虚荣心往往还比一般人更强烈——如果伊想成为一个好教师的话。所以,听课人数的多少有时确实会影响教师的上课情绪,不过,即使听课人数再少,一个有尊严的教师是不会用点名去强迫人来听课的。《围城》里说方鸿渐刚刚去三闾大学当副教授的时候,也不点名,后来学生越来越少,他就又忍不住想点名,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不点,不过,说实话,我的心理素质比方鸿渐好多了,课堂人数再少,我也不会想着要点名。 

 

教师这种不点名的自尊,不仅仅是自尊,伊不点名也是尊重学生的选择自由。因为大学生是成年人,不是小学生,小学生可能需要一定意义上的管束,但是大学生主要依靠自觉,只有那些不懂得自尊,也不懂得基本教育理念的教师才会热衷于课堂点名,在我眼里所有热衷于课堂点名,以保持听课人数的大学教师,都是不懂最基本教育理念的。北大即使有千般不好,但有一点可能是其他许多大学做梦也没有的自由,我在北大上研究生的时候,除了那个现在曝得大名的巩献田教授酷爱点名,其他老师,我真不记得谁是要点名的。 

 

有回上课,我发现,今天课堂爆满,于是心里窃喜,以为学生们很自由地热爱我的课了,到第二周,我才晓得原来他们是被学校逼着来上课的,说是擅自不来听课,便要如何如何,大约是后果不堪设想之类的意思,因为这几天校方的婆婆要检查媳妇儿的作业。后来校方还给了一份学生名单,说是要老师点名。我跟同学们说, “我不会点名的,我丢不起这脸,如果自己讲不好课,还要逼人听课,这岂不是双重不人道?没人听我的课,我固然伤心,可我的课要是都得动用权力才有人听,那我就更加伤心。我不尊重你们,就是没有自尊——逃课是你们的自由,如果点名是为了保证听课人数,那我就没有点名的权力,因为我没有逼人听课的权利。” 

 

我甚至怂恿学生,建议他们只要觉得自己不想听我的课,就不必来,时间宝贵,浪费不起,如果当年我在北大不逃课,我怎么能比别人有更多看书的时间呢? 

 

大学本应该是个培养健康、自由、高贵心灵的地方,可是,目前的中国,还有太多的制度因素、环境因素、人为的因素,坚决地要把大学办成中学,甚至小学。 

 

大学——我刚前天讲课时候说的——就是学习所有伟大精神的地方,不然何以叫大学,又有什么资格称大学?为了保证听课人数的课堂点名,这么猥琐的行为,我以为离伟大很遥远,虽然不点名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更谈不上伟大,它只是一个大学教师应有的最基本的自尊和对学生——作为成年人的学生的人格尊重,是大学教育伦理的底线,它于我就是个戒律。 

 

因为,逃课是自由的象征!

 

                                          2007年12月23日於追遠堂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