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黄的博客

看海

 
 
 

日志

 
 

狗碎  

2010-05-02 03:32:32|  分类: 狗改不聊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一张永远不会在人群中消失的脸。
噪音只是一种声音而已,听多了就听不见了。
阅读任何时候都能让我们重拾美好生活。
春天来了,但不是猫儿叫来的。
你总是可以试图去唤醒别人,但醒不醒是别人的权利。

书摘,摘自 Le.Clézio 勒.克莱齐奥的《战争》:
战争启程了,要持续一万年,比人类历史还长。任何人都无法逃避,也没有任何人来谴责。
战争无意取胜也无需取胜。但我跟你说的这战争,也经历了这些。它是彻头彻尾的死亡。
战争善于乔装打扮。战争具有生命,它是现实,是未来。
死是无所谓的。
太阳的文明行将终止。
必须摆脱自我,必须这样。必须深入自己的内心,直到面目全非,直到一切重新得到创造。
当一切都成为语言,便是说不再有悟解的希望。孤独一人,就是试图清明事理。而和众人一同置身于巨大的旋流中,那里急流迅猛而下冲毁河岸,像这样,就不是明理。
世界什么也没忘记,它要报复。它从远古赶来屠杀。
孤零零的,只身一人。永远像这样存在。这就是和平。
人民终于知道灾难为何物:它不再是各种情况巧合的结果,也不再是一种精神状态。它是无穷大的外在物。
世界正在诞生,人类对此无能为力。
人人都失去了面孔。
那天,她明白了——这是很可怕的——她永远不会真的孤身一人。
庙宇成了忘却战争之地。他们来这里避难。他们躲避着比他们的战争更为可怕的战争。
当灾难降临——总有一天会降临的——我不会措手不及的。我这样做是因为此时不可能呆在别处。我要目睹战争。我不像这些人:他们躲藏在地洞的深处,他们以为这世界已不复存在。我这样做还因为我想知道思想在哪里,是谁制造的。我不愿再是我,仅仅只是我。
谁赢了这场战争?可这是别于战争的另一回事。这更久更可怕,这是一种谁也无法理解的不间断的运动。
人们置身于奇迹中,便对此漠然置之。
战争混杂在有生命的景物中。
面孔穿过密匝匝的空气有规律的行进。人们不认识它们。他们也许永远不知道它们。人们被封闭在有机玻璃薄壳内,无法碰触任何东西。有无数想这样具有语言和思想的面孔。所有事物和所有这些人,人们穿过它们,忘记它们。不可能停下。不可能挡住。
偶尔,我走出自我。我把我的外形扔在一堵砖墙上。我把它扔了并且我用钉子把它固定在墙上。我这样做,既没用我的思想,也没用我的意愿。我丢了它,就像人们睡觉前脱去一件衣服,很简单。我取下我的身体和脸的影像,抛在一块硬板上。
他们已交战了太久。已不知事为何而战,他们忘了原因。但他们又何曾知晓过。地球,整个地球就是交战的一个缘由。抑或是生命的姿态,飞翔的小鸟,狗和猪的叫声。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