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黄的博客

看海

 
 
 

日志

 
 

纪念洋生(二)  

2012-05-15 23:29:29|  分类: 狗屎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洋生及友人对洋生的回忆。
纪念洋生(二) - 阿黄 - 阿黄的博客
 
纪念洋生(二) - 阿黄 - 阿黄的博客
 
纪念洋生(二) - 阿黄 - 阿黄的博客
 
纪念洋生(二) - 阿黄 - 阿黄的博客
洋生兄,很多话想对你说,你听不到了

11号中午接到远在上饶的杨立坤兄的电话,得知你不幸去世的噩耗,当时我正在从地铁回工作室的路上,从小区的门口,到工作室100多米的路,我走了10多分钟。
之后又陆续接到多位老3S人的电话,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这几天,我独自坐在工作室里,不时泪流满面,翻看你的文字,回想和你共同的经历:从南昌福州路19号,到江西医学院三楼、五楼,到洪都北大道11号2层、 省社联的3层楼,到北京西单西斜街13号中门、紫竹院公园办公区到新世界写字楼的7楼、12楼。这些地点,这10多年的时间,都有我们共同的经历和回忆。
我曾想,再过一些年,要找你谈谈这些我们共同的经历——这些都无法对第二人说了。
我曾想,要和你谈谈我们共同喜欢的书法、设计,还有我们共同尊敬的邱振中先生。这些你都听不到了。
你我是最后离开公司的3S创业时期的员工,我还记得2001年北京新世界写字楼,你收拾办公桌上的书籍,黯然离开的情景,之后我也离开了公司。
恍然之间,分别已有10多年,期间我们会有短信联系。再次见到你已经是2010年12月10号,在邱振中先生的展览开幕式上。
和你最后一次见面是今年1月6号,在江西师大美术馆,我在开幕式讲完话,你说,你说话还是那么简洁。不曾想,这竟然是你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谭振飞)

追忆洋生



    身居海外,与国内友人甚少通问。昨日突接师弟翁平云短信,告知洋生兄噩耗,如五雷轰顶,心情久久难以平复。多年以前与洋生,与3S同仁的记忆如显影液中的底片,渐次显现,纷至沓来。

    知道洋生,是通过《硬笔书法通讯》,那是本江西硬笔书法研究会的会刊。那时我还是身居临川的硬笔书法爱好者,南昌的《硬笔书法通讯》和杭州的《中国钢笔书 法》是我,估计也是当时大多数爱好者了解硬笔书坛的重要途径。而对于江西硬笔书法界,自然具有天然的亲切感和认同感。通过《通讯》,我“认识”了很多名 家,比如席殊、张洋生等人。当时资讯有限,《通讯》成了反复翻读之物。因而对于他们的书作,他们撰写的和描述他们的文字,几乎到了耳熟能详的地步。甚至, 我还经常通过照片,想象他们生活中的形象。

    正式见到洋生是在93年夏天的南昌。其时3S硬笔字训练中心已在南昌成立一年有余,掀起了全国硬笔书法学习热潮。据说高峰时期,每日报名人数惊人,对师资的要求日增。我是在一家报纸上看到招聘教师启事的。很快收到时为人力资源部主任龙文武的来信,告诉我即刻抵昌。时逢暑假,我开始了前往3S的征途。可以说,这是我改变人生轨迹的重要转折点。

    洋生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大,但他的热情爽朗,与他茂盛的胡须成正比。他时为教务长,主持教务工作,而他的细致认真,又与他的热情爽朗成正比。写好3S字是对每一位教员的起码要求,而大多数教员已有一定书写基础,对于3S字书写,不免带有自家“风格”,洋生除严格督导外,有时不免亲自示范。3S硬 笔字教学主要通过函授,因此,怎样批改学员作业就尤为重要。我记得每天邮件发走之前,洋生都要抽查即将回复给学员批改后的作业。发现不合规范之处,即刻提 醒,常满脸严肃,直言不讳。他强调怎样用合理有效的文字表达来指出学员书写中的不足。我还清楚记得,一位教员在作业批改中建议学员书写应该“悠着点”,洋 生不厌其烦告诉他,这个词不太到位,可以用一个更为具体的词。现在看来,这实际上是风格描述和形式构成分析描述的区别,而这实在是书法教学“由模糊到清 晰”的重要标杆之一。

    洋生同时还主编《3S报》,既有3S发 展的动态报告,也有学员教员之间的互动。我还记得报纸上连载有许力老师对蒋经国的回忆,读来意味深长;有全体教员给以困惑学员的回信,令学员感慨万千。为 办这份报纸,洋生对全国报刊,是做过较为全面研究的。比如在版式上,对当时风靡全国的《北京青年报》借鉴尤多,他有文字描述到当时风靡全国的《北京青年 报》取经成为“报人”经历的兴奋描述。我至今认为,这是我见到过的既有现代企业报刊的清晰理念,亦不乏醇厚温和人文情怀的企业报纸之一。

    在成为3S人之前,洋生的书法已经卓然有成。据悉,早在他就读江西大学之时,就已经是校园书坛的风云人物。在首届江西省硬笔书法大赛中,他荣获一等奖。我还记得他获奖作品,是元代著名诗人萨都剌的诗,诗人不太主流,而洋生之书风简远萧散、格调不俗。而洋生时年仅25岁。现在想来,很难想象25岁的年轻人具有如此醇厚沉静的精神世界。即便放在时下来看,能通过硬笔书法,甚至毛笔书法能表现如此精神世界者,也不是很多。

    洋生对毛笔书法的研习似乎更早,而硬笔书法,似乎属于偶尔为之。其书法,最早可能是通过学习周慧珺,而上溯到米芾。其毛笔书法,得米芾之潇洒率意,而又有 温厚沉静处,与时下一味跳荡刻厉者有别。而其毛笔书法,与其硬笔书法又有少许不同之处,我一直困惑于这两者之间的关联。

    洋生在90年 代中期那个时期所写的米芾,在全国的米芾学习者中,我认为都可以算是较好的一位。事实上,洋生对自己的米芾也颇为自信,并多次月旦当时全国米芾名家。我还 记得他在走廊上用很长的打印纸背临米芾的情形,打印纸上有折线高低起伏,我戏称为“心跳纸”,洋生笑而纳之,落款为:甲戌春临米芾,试心跳纸。

    我一直觉得,以洋生的才华和热情,他应该在书法上会有更多的成就。然而他似乎志不在此,他追随席殊,把更多的经历,投放在教学管理和企业运营上。在之后很 多年,我也很少有机会看到他的近作,聆听他对书法的高论。印象中,洋生对于书法的认识是传统主义的,可见于他关于傅周海的文字。

    对于自己的中文专业背景,洋生是自豪并珍视的,对于自己的文字亦然。他多次谈及推敲文章的得失苦乐,有时慷慨激昂,有时喃喃自语。细而听之,真如感同身 受。我读过他关于邱振中、傅周海、杨剑、杨小明等人的书法评论文章,皆辞简意远;甚至一篇出差的短文,他亦全力赴之,而尽量不露痕迹,读来隽永有味。我一 直认为他大概是“最简化写作”的推崇者,而这类写作者,往往是骨子里有洁癖的完美主义者。

   《3S报》 刊登每个员工介绍和一句话的自述,我印象深刻的自述有两位,一是他,另一位是焦国武。焦国武的是,你热爱大山吗?洋生说的是,热爱中国几乎所有的传统艺 术。当时我读后非常感动,我想,那需要多么深广的热情和蓬勃的精力?而他的确热爱民歌,并不以民歌“土气”为然。工间休息时,他常来一曲湖南民歌或赣南小 调,歌声嘹亮而悠远,使人如置赣南山中。在新年晚会上,他还与湖南妹子表演过对唱《刘海砍樵》,乡土而诙谐。在当时港台之音漫布大街小巷的背景下,反而像 是异域新声。

    尽管居省会有年,洋生的乡土情怀的确是骨子里的。除了朴素,还有耿直,有时难免不近人情。94年 初,我的硬笔书法作为专题刊登于《硬笔书法通讯》,对我当时而言,是个巨大的突破。洋生显然看到了那一期,他拿着那期刊物,过来指出我书写中的若干错字, 他说的当然是对的。但我当时真觉如芒刺在背,众目睽睽之下,又深觉此人不近人情。不过后来,我的确开始检视自己的书写。再后来,我发现,其实这种简单的人 更好交往。

    我还清楚地记得洋生的30岁生日,1994年的417日, 很多同事聚集在洋生的家里。记得这个日子,是因为他一个党校同事戏称是“死要吃”,而洋生自戏为“死要妻”,他妻子时在日本且有多年,思妻是必然的。之前 读过他《妻子要出国》的文字,淡然而惆怅;多年以后,又读到他《女儿不认爹》的文字,就是酸楚而无奈了。这样一个饱含生活和艺术热情的人,却长期过着残缺 的生活。

    如果我没记错,洋生应该属龙,今年是他本命年。从他的生肖和星座来看,其命相是阳刚而奔放的。他骨子里,应该是向往自由不羁的生活。想到这一点,对于关心他的人们,心里多少会有松快之感吧。

    我从93年进3S,到95年离开,差不多正好两年。而在南昌,是9394年,差不多正好一年,期间还离开过三四个月。95年之后,为前途奔忙,通问少了。但从旧日友人那里,经常会听到3S3S人的消息,有时欣然,有时喟然。

    许是性格使然,我是一个不大会主动与别人接近的人。但对于人生道路上的旧雨新知,有的虽少通问,而时在念中。对给予过我帮助的人,更是心存感激。我也曾多 次设想,跟老朋友见面聊天,该是怎样的情形。虽然我多次路过南昌,但都来去匆匆。其实细想,这其实是种牵强的借口。人生有多少时间已然浪费,而与朋友的见 面的时间总是会有。我也曾想到,如果在南昌与洋生见面,我们或许可以聊聊我们都喜欢的书法,米芾,或者于右任。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有些人和事,你错过 了,就可能永不再有。思此,真有痛彻心扉之感。

    每年春节,洋生会与我互通短信,往往在一段别出心裁的短信之后,他都会落款,洋生于宁都鹧鸪村。我多次遥想,鹧鸪村,该是多么具有诗意的村子。如今洋生辗转一生,魂兮归来,终于可以安息于故乡的鹧鸪声中了。对他来说,也不失为美好的归宿吧。

    谨以此文告慰洋生在天之灵!


         2012511日星期五  邱才桢时客美国哈佛


我心中的洋生
翁平云

       认识洋生兄,是因为邱才桢师兄去南昌3S。我95年到北京穷游,投奔在中央编译局邱兄处混住。时与邱振中公子邱昕同住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室,同去美术 馆瞎逛。适碰到黎川老乡兼校友的席殊老师亲自招募,后于8月遂同才桢师兄返昌,到洋生处报到。在北京就听介绍,说洋生是管整个教务工作的,是3S的二号灵 魂人物,就觉得很是厉害,应是位很严厉的人物吧。
       初见洋生,只觉络腮胡须满脸,和蔼亲切,整一大哥的范儿,很有文艺青年气质!我其时从未接触过3S习体及写法,充其量算是个书法爱好者。到南昌后在洋生大 哥办公室,受其亲自指导,练习了一下午3S字,把“匆匆”字帖临习了十来遍,洋生大哥大概改了三四遍,耳提面授决窍。到下班前,洋生大哥细瞅了一下:“走 喝酒去,给你们二位接风,明天正式上岗!”
      洋生大哥喝酒尤其豪爽,酒量也较大。每与才桢及爱农兄晚上同赴大排档,不醉不归,洋生大哥买单居多。清楚记得有一次在洪都北大道一餐馆,洋生大哥、才桢 兄、单永辉兄、我几个喝酒,与饭馆老板起冲突,原因是吃出不洁东西,餐厅老板颇有无赖风度,既不道歉,也不同意免此部分单,态度恶劣。在一番理论无果后, 我们这帮文艺青年们以洋生大哥为首,每人拎一酒瓶敲着桌子冲出餐馆,只见餐馆厨师拎着马勺随着老板冲出,后见我们气势汹汹,亦不敢动手,任我们走了,真正 快意了一回!后来回想,洋生大哥的胡子应该起了关键作用的,一瞪起来眼来如张飞,很能唬人!不然凭我们其它几个文弱样,估计人家不会这么轻易放手的!
       洋生大哥平时是很受女孩子们的崇拜的,既有风度又有气质,这点从原3S的女生们那可以有很多的例证,粉丝成堆。什么活动只要有洋生大哥在场,那气氛可就大 不一样的,一大堆女孩团团围在身边,如群花捧月一般。当时的洋生大哥其实很年轻又很帅的,比我们大不了多少,真实年龄被他的络腮胡须掩藏起来了!有天早上 洋生大哥来上班时,让人眼前一亮,他把胡子全剃掉,刮得干干净净,象年轻了十岁,看上去象是张亦驰的哥哥,情绪也特别的好。原来那天是中秋节,大嫂要从日 本回来了!那天他们给我们敬酒,整个状态是舒展的,是非常开心的!洋生夫妻秀出非常恩爱的模样,中间小天使张亦驰也特可爱,看上去就是幸福的一家子!后来 听说他们分手了,还觉得有些诧异,不过再好的感情也敌不过遥远的距离,也可以理解了!
      我在南昌呆了一个多月,在天天改作业,培训讲写字课后,就被派往上海,与荣生一起在上海分校,同床共枕了几个月。95年底就回江苏原学校了。后来回南 昌,偶到3S拜访老友们,席老师更忙了,业务已发展到全国各地,但洋生大哥一直留生江西大本营,源源不断为各地分校输送人才,好比是汉时萧何。后来到北京 发展,就没有再去拜访过他。但从各位3S的朋友嘴里,经常能听到与3S相关的新闻和事件。
      我常想:3S的经历于我虽然很短,但意义重大。我们在最热血沸腾的青春岁月里,在发展最迅猛的3S时期,锻炼了胆量和自信,真正的走向了社会。从这里起 步,在我心里头开了一扇窗,透过这里看到了我们的未来和努力的方向,从而有勇气从小县城到首都来北漂,有勇气来创业。3S的经历、洋生大哥的言传身教无疑 是力量的源泉之一。虽自从那后没有再见过面,洋生大哥的形象在我心中永远停留在97年的时候,停在我们心里最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到现在依然如此。
      洋生大哥走好,愿洋生大哥在天堂永安!



感念一生
写在“洋生”老师走后的第三天

我不知道多少次和多少人讲过我人生开始之初的第一次工作经历,我一直以此为一段传奇来做传说的骄傲!如今随着洋生老师的离去而真正成为了一种传奇和传说,而之于我,却不得不面对着无以回报的,惭愧和内疚!

1996年的那个冬天,我还在省城南昌念书,还有一个星期就要放寒假了,校园中弥漫着放假前的混乱兴奋,而对于还有一个学期就将告别校园的我而言,更多的 是一种迷茫的兴奋。年少轻狂的兴奋和前途未知的迷茫,交织在一起,同学们的蠢蠢欲动,已经让大家都有点心猿意马的躁动不安了,都在试探着或者行动着早点走 出校门,去寻找一个实习乃至工作的机会,好有赢在起跑线上的骄傲和自信。

我的目标低微而实际,我想在放假后回家过年的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赚到一张从省城南昌回到老家抚州金溪的汽车票,票价15元。其时的我在硬笔书法上的努力已 经有些回报,比如在《中国钢笔书法》《青少年书法报》《写字》等上开始发表作品了,也因此而与一些写硬笔书法的书家有了认识,比如:单永辉,冯德良,赵峰 等等,他们当时聚集在江西3S,这家以“席殊3s硬笔书法培训”的机构。当年的“3s”,一大批在全国各地的硬笔书法青年名家云集,大家心怀着梦想,呼啸 而来,构建起一座现在想起来就像一个完全“乌托邦”的城堡,在这座名为“3s的乌托邦”的城中,大家又像极了“象牙塔”中的人,没有任何的尔虞我诈,没有 任何的勾心斗角,大家每天谈笑风生的工作着,那是一种怎样的愉快啊!此时的3s如日中天,业务蒸蒸日上,一群书生不用为生计而发愁,每个月拿着比同龄人高 的多的薪水,可想而知的意气风发,真有“忆同学少年”的感觉。我认识的这帮朋友会在周末,不约而来的骑着单车唱着歌来到我就学的校园来看我。

当时的3s因为函授培训的学员数量过于巨大,来往批改作业的信件太多,而信封的抄写便成为一个非常紧缺人手的工作,于是便时常从外边找些写字还不错的人来 临时的帮忙抄写信封。每个信封抄写完成好像是给一分钱吧?一天下来如果能抄两百个信封的话,大概能收入20元钱,这在96年,也是不错的收入了.也就是 说,如果能成的话,我一天就可以赚到回家的车票了,于是我去和我的3s朋友说,能否推荐我去抄信封?大家满口答应!

我骑着单车,穿着高帮皮靴,长发及耳,着一个黑色长褂大衣,满脸的年少轻狂和桀骜不驯(这些描述是后来3s微机房的美女们对我的第一次印象描述)走进了这 座名为”3s“的城堡。这一次我第一次见到了这座城堡的大管家——张洋生老师!着一件红黑格子的花衬衫,外面套一件摄影夹克,头发卷曲凌乱,络腮胡子茂盛 的霸占了近三分之一的脸。但是依旧可以见得满面红光。朋友们把我领到他的房间,房间内的地板上,到处铺满了,一些报纸的电脑打印拼版,他蹲在地上,背对着 外面,腰上别着卷尺,美工刀……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又回头去盯地上的报纸样板,边看边问了我一句:你就是一痴?我看过你的字,是最近一期《硬笔书法通 讯》上发表的吧?(这本杂志是当时”江西省硬笔书法研究会“的会刊,而研究会是"3s"的前身)你认识”二如“?(二如,全名”潘二如“当时是《硬笔书法 通讯》的责任编辑)我回答:哦,我不认识”二如“。他回答一句:哦。然后又停了一下,再说:我现在要赶《3s报》,你过两天再找我吧。我便退出门来。一时 有些懵懂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到底是要我来还是不要我来?

隔了两天,眼见就要放寒假,就要回家了,依旧没有消息。一早起来,推窗看见下了一夜的雪,校园内外,银装素裹,窗外的操场上、教室间,男女同学相互追逐着 扔起了雪球,女孩银铃般的笑声落在雪地上,清脆悦耳。我懒懒的爬起来,做了一夜的恶梦,被一群恶犬穷追不舍,寝室的桌子上搁着一把扇子,打开看,正有”周 公解梦“上面赫然有一条”被恶犬追,诸事不顺“,于是心情骤然不兴,下楼去食堂打早餐,遇见外语系的那个高个系花美女,见我嫣然一笑后接连扔了一串雪球, 打得我晕头转向,我只得强做兴奋的随地抓了几把雪象征性的回击了几下,转身就回到寝室。想想还是要去打个电话,反正不顺就不顺,最终确定也就心安了。到校 门口的小卖铺给洋生老师挂电话,洋生老师接电话很简短:哦,你过来一趟吧!

踏上单车,迎着风雪,我再次走进了3s,洋生老师办公室的地板上依旧铺满了报纸的打样稿,只是这次他是盏在办公桌前,手中拿着一份清样,看到我来,他却拿 起电话:拿一份教材上来下。说完,撂下电话又看报纸清样,也不和我说话,等不到半分钟的样子,有人送来一套教材,他放下报纸,把教材拿起给我说:你去练下 3s字,明天用3s字写份简历给我。转身又捡起桌上的报纸,继续看起来。我转身也就退了出来。


匆匆赶回学校,连夜临写3s字到凌晨,勉强以3s字体写就一份简历,简历的内容记不得很清楚了,开篇有些隐约的记忆“祖父耕作,家父为医,故就门第而言,既非杏林,更无论书香……”一早起又匆匆踏着单车,洋生老师略略看了我这一纸简历后,再抬头看了我一眼,
问:你会做编辑吗?
我回答:没做过,但是应该没有问题!
洋生老师便不再问话,而是抓起电话:谭振飞,你过来下。
不到半分钟的样子,谭振飞先生进来,其时的谭振飞先生犹如一个刚出校门的学生一般的朝气青春。
洋生老师指着谭振飞对我说:这是谭振飞!
我回答:久仰谭老师!
洋生老师指着我对谭振飞说:这是一痴,你和他聊聊。
走过一条漫长的走廊,谭振飞先生的办公室在顶头的一个小房间,房间内简单的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一张八十年代的木办公桌,和两把椅子,一把他自己坐的,一把在办公桌的对面,大抵是给客人坐的吧,谭先生抽烟,便在坐下的当儿给我递烟,我推却说:不会。
谈话就这样开始,其他的不再有太多的记忆,只是记得谭先生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
最近在读什么书?
我回答:欧文斯通写的《渴望生活》(梵高传)
谭振飞:哦,那你给我谈谈你对这本书的读后感。
……

谈话也就不到是来分钟,再度到洋生老师办公室,我在门外,谭振飞和洋生老师在屋内说了几句话后退出,我再进,洋生老师又抓起电话:二如,你过来一下。
潘二如进来
洋生老师指着我说:这是一痴
指着潘二如说:这是二如
对着我们说:二如你教一下一痴画版。
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过程,我就这样从想要抄写信封赚钱15元回家车票的开始到成为当时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硬笔书法》通讯的 编辑!要知道,当时不要说在硬笔书法界有多少人艳羡这个位置,就是3s内部人才济济,都是当时的硬笔书坛的才俊,我一个一文不名,连学校都还没有毕业的毛 头小孩,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拥有了这样的位置。迄今于我依旧难解这个谜。

那真是一段无法忘怀的青春岁月!那是我人生之初的第一份工作,竟然是如此的美妙!现在想来,真有生如夏花一般的灿烂!两个 月一期的编辑周期,让我轻松自得,广泛的联系着全国硬笔书坛的高手前辈和同道,处理着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书法爱好者的来信,管理着数万人的“江西省硬笔书 法研究会”,我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少轻狂,享受着这份工作所带给我的无上愉悦和光荣。编辑部内,陈文定当时是《3s人》的编辑,张爱萍是《3s报》的编 辑,我们共处一室,相互协作而又各司其职,来往微机房,排版校稿,微机房是个女儿国,李丽萍,朱清华,杨帆,唐文娟……其时都是年少青春,我们嬉笑打闹, 教务处的一众同样年少青春的教师们便在艳羡不过的时候也会厚着脸皮加入……洋生老师其时主管全面的工作,但是他的主要关注还是在《3s报》对于《3s人》 基本上是由谭振飞管,我这边的《硬笔书法通讯》基本上是三不管,完全的放任我来做。我甚至会在洋生老师不在办公室的时候去到打长途,有一次在聊的正欢的时 候,洋生老师开门进来,我赶忙要挂断,洋生老师却连忙摆手笑说,你打,我先出去……我事后和大家说,大家说我:你胆够肥的啊!当时的3s如日中天,独栋的 办公楼,五层面积,光教师就上百号人,洋生老师是大管家,我们笑称他为总教头!他的威严和亲和是成正比的,在业务上,所有人都要怕他的批评,但是在工作 外,又能打成一片。哪怕是工间休息时,他有时会在自己的办公室嘹亮的喊唱出一曲或豪迈或婉转的民歌来,有时又会走出来和大家一起跳绳和踢毽子,一群朝气蓬 勃的人,把一栋楼搅动的生龙活虎。他真是一个乐天而满怀激情的人!

转眼到年底,突然他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你想不想出去?我诧异的看着他,他说:你准备下,等过年大家都回来的时候,你给大家讲一场课,过完年,你到山东济南去负责那边的教学吧!我还没有缓过身来,他就说:你该出去锻炼锻炼,你能行!就这样吧!

转眼,全国的3s人都回到南昌,大家济济一堂,开完年会,抽完奖,洋生老师主持我的第一场课,在我开讲前,洋生老师对我近一年的《硬笔书法通讯》的编辑工作,用一句话总结定位,这句话让我永生难忘——一痴让《硬笔书法通讯》走出江西,成为一份全国性的刊物。

这之后,我去往济南,这座老舍笔下的城市,在那条法国梧桐遮盖的马鞍山路旁的山东省书协办公楼内呆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应 聘到“北京长城国际广告”,我在和洋生老师打电话辞职的时候,撒谎说,我要到北京读书,电话那头的洋生老师停顿了一小会后,依旧爽朗的答应着祝福我。再见 洋生老师的时候,是我在北京一年后的一个周末的上午,我去往当时“席殊书屋”的总部所在地“紫竹园公园”,迎面在我上坡的时候看到洋生老师端着一脸盆的衣 服往外走。我怯怯的喊了一句:张老师!洋生老师看到我,满面阳光的笑着,停住脚步给我回打招呼:哦,一痴来啦!你先进去,我洗完衣服再来……我却心虚的不 敢和洋生老师再见面,和几个旧同事匆忙的出来找个小饭馆一起吃晚饭后就离去,想不到,这一见面,竟然是永别的见面!
从此我开始了我的广告和策划生涯,数年后,我又再度转回到书法,以做书法网为起点回到书坛,这之后,我通过以前的同事找到 洋生老师的电话,第一次和洋生老师打通电话,我依旧是忐忑和紧张,而洋生老师却依旧是爽朗的笑声:啊!是一痴啊!……这一次电话中,洋生老师竟然和我聊到 说:我差点又去北京了,我应聘《中国书法》,我进去了,但是我最终没去…… 这之后,我在每年的过年年时候,会群发短信的时候,也会给洋生老师发送一条问候的,而洋生老师也总是在第一时间给我回复。落款总是:洋生于宁都鹧鸪村。

每年回江西,总是会计划着经过南昌的时 候一定要去看看洋生老师,但是总是未能如愿,就在前一个星期左右,前3s的同事雷高鹏突然给我来电话,约了见面,高鹏和我说第二天洋生老师也要来北京,我 一听,马上给高鹏说,无论如何等洋生老师来京后,我做东,要请洋生老师吃饭的!一定要的!我一再的和高鹏说着,高鹏满口的答应着!我对高鹏不厌其详的讲述 着洋生老师对我的知遇之恩,对我一生的改变!

等到第二天,我再给高鹏去电话,高鹏说 太忙,等忙完后安排,我便只好等待,等到第三天,一早高鹏说,看看今天行不行,说如果行的话和席殊老师一起见个面,我说好,如果席殊老师忙,可以不见面 的,但是洋生老师是一定要见面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非常强烈渴望见到洋生老师!但是最终我没有如愿!第三天,我等了一天的电话,等到第四天,中午一 点多我接到洋生老师给我发的一条短信,短信内容依旧保留在我的手机中:高鹏转了痴的问候,我懂痴的好意,心领了,现在赶火车去,很忙的……(竟然没有说再 见)我赶忙打电话过去,手机信号又不好,断断续续,于是挂断,想不到,到晚上,洋生老师下火车后第一时间又给我打过来,我再次说了要感谢洋生老师对我的知 遇之恩,老师在电话那头,呵呵的傻笑说: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想不到这就是我和洋生老师最后的通话了!

5月10中午一点左右,曾孜荣发来讣告,告知洋生老师离世!一时悲从心来,无法言表的痛切,一整天的恍惚,知遇之恩再无可报的念头,洋生老师的音容笑貌如幻灯一般的闪过,便时时要泪流满面!好人何以如此早逝!上天何其不公!?

我第一个短信转发给远在深圳《南方都市报》的陈文定,又紧接着给文定电话过去,文定哽咽的回答我说:一痴,我们都要回去!都要回去,我明天晚上就到南昌,洋生老师对我们有知遇之恩!我也哽咽的回答道:回去!我们都要回去!

当晚,在宣武门地铁口的一家饭店,高鹏,二如,少非,巧慧,赵峰,志宏聚集在一起,商量着下一步的事情,高鹏作为总召集,负责编发短信和联络,联系了南昌的张爱萍,确定花圈和祭礼等,商量大家一起回南昌参加悼念和追思,商量在书法网上召集3s人来共同追思和悼念……

我定好了第二天晚上八点的飞机,到南昌 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第二天一早,南昌开始下雨,从北京陆续赶来的:二如,高鹏,巧慧,志宏。张爱萍和朱清华在火车站旁的18路总站等待大家,风雨中,我 们同车前往殡仪馆吊唁,风雨交加,电闪雷鸣,雨越下越大……在殡仪馆,我们最后再见洋生老师一面,洋生老师神态安详……后听涂玉艳女士在追思会上说,在老 师下葬鸣炮三秒,天空炸雷三声,惊天动地。师母上头香时,又雨停,香毕上车,暴雨如注。

下午,整个南昌城水漫满城,我们涉水趟 街而往社会学院参加洋生老师的追思会,张爱萍为追思会赶制了幻灯,正要开始的时候,电房内有腾起烟火,一股扑鼻的烟焦味弥漫,保险被烧,全楼停电!电工赶 来,喃喃自语,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我们在没有电的会议室中,追思洋生老师。席殊,涂玉艳,胡万平,江流,潘二如,陈文定等前3s人深切的怀念和追思着 和洋生老师的过往,言到深处,满场皆悲出声来……另有洋生老师生前单位同事和好友也都深情回忆追思,追思会到晚上六点不能结束,便依了涂玉艳女士的提议, 转到晚饭中进行……

晚十一点,赶飞机回北京,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

我悲天亦恸

顷闻洋生老师(以下简称老师)故去噩耗,不知所措,亦不知所云,心久不能平。

暴雨之日,送行老师。我悲,天亦恸。

初入3S,得于老师。我字差,个矮,貌土,面黄且斑,幸老师无恶之,且欣然面谈。我诚惶诚恐。从此混入城中,怕做乡人。实乃惭愧,老师每至春节发来短信, 自称鹧鸪村村民,可见其人自信与友善。多年以后,问及初我成功混入3S之原因,老师说我字静且善。此语对我而言,夸之过高,究其根本,老师对弱势群体怀有 浓厚的阶级感情。他首先是个好人。天公为何不公,让好人先走!呜呼哀哉!

老师才情过人,不管民歌小调,亦梨园戏曲,亦书法诗文,于其而言,信手拈来一般。一曲《赶牲灵》跨越灵魂,陕北韵味十足。一曲《天仙配》,唱腔圆润,惟妙 惟肖。一幅《天下江山第一楼》将米字发挥极致。老师爱好广泛且有发挥,究其原因,他说热爱中国几乎所有的传统艺术。其实他爱好世间一切美好之事物。他其次 是个才子。诸方神灵为何偏爱,收走才子!呜呼哀哉!

凡在3S教务处或编辑部等部门工作过者,或多或少受益于老师。其对人生的体会、对书法的感悟、对工作的投入、对管理的要求等诸多方面影响了一批人,让他们 日后在各个领域各领风骚,成就斐然。老师对我说过书法也讲和谐,点线、墨韵、结构、章法、内容都要和谐,象创建和谐社会一样(言毕他“嘿嘿”一笑,意味深 长)。此语让我受益匪浅,感悟良多。老师奉行有教无类、大爱无疆,问及为何,他唱“人生难得再次寻觅相知的伴侣,生命中就难舍蓝蓝的白云天”。他还是个良 师。地厚德载物,为何舍得我们的老师升天!呜呼哀哉!

工作之余,老师常作呼朋引伴之状让我们围绕在他身边,其实他是怕我们背井离家时生活苦闷,工作乏味,心生孤独感,他要让我们感受到3S大家庭的温暖。难忘 青山湖游乐场我们一起玩“丢手绢”;难忘在凤祥春酒家疯狂地喝啤酒,然后又疯狂地跑到南昌大学的足球场的草地上吼歌,然后又呼噜呼噜直奔他家喝干他家冰箱 的饮料、吃完他家的果什 ;难忘他打赤脚和们一起打排球、光膀子和我们一起搬教材…….难忘他不地道说的“搓达西”、“好恰嘎”, 单永辉对我说他是3S的灵魂,这样亦师亦友、灵魂丰满的人能没有超强的凝聚力!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 柔,友便佞,损矣。”,他益友三者合为一体,让我们受益匪浅,让我们领略什么是人格魅力!他和我说过:李军故去时他哭得一塌糊涂,而邀XXX同去吊丧 XXX未去,他从此远离他。老师侠骨柔肠!他最终是个益友。天堂诸仙也要结交益友吗,否则怎么等不及而让英灵早逝!呜呼哀哉!

洋生老师一路走好!



天堂里有你的“走西口”

洋生老弟,我完全相信这一切都是你要这样做的。人世间的事你都做完了,无遗憾;只是你以这样的方式来和我们诀别,心痛的感觉我已经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10号8点看到席殊的一个未接电话,心里咯噔一下,想到是否席殊又出什么事了,赶紧回电。席殊说,洋生走了。那一刻起,我觉得世界很不真实.....,

11:15我踏上武汉回南昌的火车,在出租车快要到洋生家的时候,心揪的很紧.....他夫人躺在床上,挂着点滴,我叫了 一声,老七(他夫人的小名),她睁开了眼,,那一刹那,我知道了一个人魂魄不在的眼神是什么样的......她说,涂艳啊,我的洋生没了,我没活路 了......。这一下,我知道洋生真的走了.......。

5.1在杭州西湖边华侨酒店,清晨我起得早,女儿和席殊还没醒,我就去西湖边溜达回来,猛然看到洋生站在酒店门口,我大声 叫到:洋生,你也来杭州了,这么巧。洋生哈哈大笑说:席殊没跟你说吧,我和席殊昨天一起来的。洋生站在酒店门口画面好像时刻在脑子里了,挥之不去了。洋生 走了,再也不会叫我和他一起唱“山丹丹开花红艳艳”了......。现在只有5.1那天在西湖边的那些留影,这也许是他生前最后一些照片,想着我们当时看相机上我们这张合影时还开玩笑说,洋生又有一个新女友了,而且是在西湖断桥边.......现在已是阴阳两隔了。

20多年的友情,你让我这样送你,也许是安慰。我知道你去天堂了,在迎接你遗骨出堂的那一刻,天上三声惊雷(比我们预定的 三声祭炮还早三秒),真的是龙出行了(你属龙);在你下葬时,你夫人给你进香时,瓢泼的大雨,即刻停了;这些虽说是天象,但我更认为是你在天的显灵。我知 道你是一个大孝子,是一个责任感很强的人,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这一切我都是鉴证者。两个弟弟都是你培养出来的。2006年我曾经一度回南昌,没有居住 之地,客居在你家,你小心的呵护着,生怕触及到我的痛处......我有太多和你一起的回忆,我们一起做过的崔健音乐会、国交音乐会、芭蕾舞周等等,只是 自己笔乏,不能很好的化为文字来纪念,但是这些一定是我人生很重要的部分,她将永远和你连在一起。

洋生啊(我一直是这样叫你的)我知道你身体一直很辛苦,现在在天堂好好休息吧!洋生的墓碑上刻写碑文:风流才子 泼墨一生 唱不完亲情友情  天妒英才 墨池咋冻 书不尽世间人间   

好友:涂玉艳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