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黄的博客

看海

 
 
 

日志

 
 

因果反思  

2014-03-17 21:59:59|  分类: 狗屎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结果只有一种,可是导致结果的因却往往有很多方面,并非一个因对一个果那么简单。

租房的事情弄成这个局面并不是A一个人造成的,她只占三分之一的原因,另外三分之二当然是我和丁丁。她能干一点不至于这个结果,我耐心多一点也不会这个结果,丁丁压力小一点也不会这个结果。可是不能干,缺耐心,压力大碰到一块这事就成了一团糟。之前我没有意识到一个恶性的循环建立了,直到昨天我才反应过来。丁丁不能忍受的是我的脾气,我不能忍受的是A做事的方式和交流的方式,但A做事的方式丁丁遥控不了,只能通过我,我也遥控不了,空惹自己一肚子气。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多好是由最好的那方决定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多坏是由最坏的那方决定的。站在我的角度看我与A的关系,我觉得我们关系其实并不坏,因为我们两个谁也不坏,我们的关系能坏去哪儿呢?但我们的关系已经谈不上好,我自诩为好人也没有意义。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自己根本算不得一个好人。

我清晰的记得,当A说她感觉自己在悬崖边,随时有可能会掉下去的时候,当时我心里涌起的那种无法描述的,类似想要英雄救美的感觉,我跟她说,不会的有我呢。现在我也依然觉得她有难我一定会帮,但这种感觉和心理是不是很可笑呢,对比我这么不宽容没耐心的个性,我所谓的好是需要有大前提的,那就是对方必须是拎得清的,不然别人有再多优点也白搭,我迟早都会没有耐心。

曾在广州买过一套公寓,只花了两天时间买材料,剩下的整个装修工程都是请朋友帮忙做监工,因为房子交付那会儿我自己在外地工作。十年后房子被我卖了,因为十年间我自己只在那套房子里断断续续住了两年不到。我去法国时,我的一女朋友在那住了三年,比我自己住在里面的日子还长,随后另一个女朋友在里面住了一年,比我自己连续住在里面的时间还长,我最长一次才住了半年。再后来的一年,那房子就成了朋友们的度假小屋,多少人在里面住过我自己也搞不清楚,钥匙一直由朋友保管着,直到我爸妈搬去广州接手了那房子,出租了三年。

广州的房子是我一个人的没贷款没压力,我爱给谁住就给谁住,两个女朋友都是家庭不和睦在胶着阶段我给提供了避难所。第一个女朋友生存能力强,没跟她要房租但她每年帮我交儿子读私利的学费。第二个女朋友那时刚走向社会几乎没有生存能力,物业水电费都一直是从我账上扣,直到离开我家之前好像往账上存了一笔钱,大概是支付了水电费吧,我已经记不得了。

此前我一直觉得自己算是个好人,好朋友不少,友谊危机的事情发生过两起,都以不来往告终,从未与当事人语言冲突过。我与A关于租房的事也没有语言冲突,每次面对她的匪夷所思我都忍住了,可其实我没忍住,因为一转身我把火都撒到丁丁身上了。

我不是个计较金钱的人,但我是个计较感觉的人。喜欢A因为她给人感觉文静,她是个能写会画的才女,只因生活所迫有时不修边幅。她是个有爱心的人,对先生和孩子付出了无比的耐心,可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令她没有更多的耐心给朋友。我们曾经是彼此了解彼此欣赏的,而现在却面临如此的不堪,她如果知道我这几天的状态一定会很意外。

以租房的客观结果来说,A并没有出什么错,帮我们把房租出去了,到目前为止每个月虽不按时但我们还是一分没少的收到了房租。尽管没按我们的意思但租房信息还是很快就发了,没准房子也很快又能租出去。如果我能做到忽略过程,租房这事也不是不可以继续,可偏偏我无法忽略这个过程中的点点滴滴。话说回来,房子交给谁都能租出去,这事基本是由房子的状态决定,但租给谁整个过程是否愉快是由做事的人决定。

A需要挣钱,她并不享受做这件事的过程,也不享受她与我因这件事而产生的关联,我们之前的关系更纯粹,因了这事她反倒对我的态度凶巴巴的,从心理学角度这是因为她需要给自己暗示,以否认朋友关系之外的另一层关系。以她惯常的好脾气,她是绝对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那么没好气的。而我也一样,尽力的忍气吞声免得让她以为我把自己当回事,不然以我的坏脾气,我早把她揪出来说一通,告诉她这事必须怎么做,不然一边凉快去。

通过这件事证明,装不是个办法,我再怎么装也装不出来持久的耐心与宽容。这也令我想起洪晃曾经说,跟陈凯歌在一起她才知道什么是吃醋,而且被挑起了所有泼妇的欲望。当初看到她说这话,我意识到我跟她一样,没人招惹就大气豪爽,一受刺激就是泼妇。她给我的启发是不要考验自己的耐心,因为根本就没有。不要常去河边走,肯定会湿鞋。

自从与丁丁在一起,我身体里的泼妇细胞很少有机会发作,我发火的时候他一不发火二不发言,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而我一向是爆发力强持久性差,三五分钟三五十秒那些细胞就批量死亡。

我想跟每一个人说对不起,包括我自己。我对不起A的信任,我对不起丁丁的宽容,我对不起我自己,这几天我自虐般的挖掘心里的所有念头,开自己的批斗会,连续几天没睡好觉,厌恶自己不接纳自己。

说服我改变了想法丁丁觉得从此长治久安,他不再为此事焦虑,而我并没有象他一样了却了一个麻烦之后的轻松,于我更多的好像是友情难以为继,心里好大一块失落。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